English  /  
1
4
6
7
8
9
14
15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第十一回:喜夺桂冠博赞赏,从此踏上研究岗

2012-03-15 10:45:40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北风卷地路人茫,期货风云震荡长。圣诞节假结束了,内外盘并没有较大动作。虽然天气越来越冷了,宝玉依然朝九晚五,继续兼职着,风雨无阻。由于行情转而窄幅震荡,下单的工作少了很多。宝玉闲得无事,就掏出《期货投资分析》来研读。要说难度,《基础》和《法规》两门比起《投资分析》差得太远了,毕竟这两门以普及期货为主,内容简显,多为文字描述类。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期货和经济的年轻人,只要通过一番仔细的学习研究,就可以大体掌握基础和法规。当然,前提是这个年轻人有起码的知识素养,例如全国全日制本科院校的大学生,没有健忘症、神经衰弱等。如果是一个聪慧又记忆力超群的人,《基础》和《法规》这两门完全是小菜一碟,例如我们的宝玉同学。《期货投资分析》就完全不一样了。中国期货协会召集业内数十名专家和知名分析师,集思广益汇聚成书。期货分析的内容涵盖庞杂的基本面分析体系和技术分析体系,更深一步层次的是分析体系内各指标、变量相互间的作用和反作用关系,以及他们间分离与结合的效应等。此外,还有晦涩难懂的期权及其定价交易体系,有基于统计数学的数量化分析体系,更别提专业性最强的程序化交易了。据说,《投资分析》考试贴切实战,灵活性非常强,死读书是得不到高分的。如此不难理解,2011年5月才开始展开的期货投资咨询考试,为何在期货界造成不亚于8级地震的轰动,且令大多数期货从业人员头疼恼火不已。更有传闻,连标准教材的编写者之一——某期货专家第一次考试也铩羽而归!
严格来说,宝玉是个文科生。关于经济学和技术分析的逻辑,经过反复钻研,细细品味,他是可以慢慢领会十之七八的;但涉及到数学公式推理,就瞠目结舌了。不过胖子不是一口吃出来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宝玉坚信只要潜心钻研,总会慢慢提高。工作间隙,宝玉开始大面积阅读分析评论、报告、方案等,也搜集交易技巧、交易方法等相关文章。通过观察和体会,宝玉初步比较了专业分析师与交易室那些客户们的差异。分析师擅长“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交易者擅长“做什么不做什么”。一字之差,注定他们角色的扮演天壤之别,恰如军师之于主公。当然,若有强者身兼两职,必将叱咤江湖。
“王玉,你好厉害呀!我太佩服你了!”翠花笑着走过来说。
宝玉合上书,抬头微笑:“花姐,是什么事值得你如此夸我?”
“你还瞒着姐姐我。你的从业资格考试成绩早下来了吧?若不是总部在内部系统下达奖励通知,我们都不知道身边有你这个状元!”宝玉微笑瞬间宛如兰花悄放,饶是天天见面,翠花仍有刹那迷怔,不过随后醒来,重重拍了拍宝玉肩膀,嗔道。
“考得也就一般,这种小事哪敢惊动花姐呢。”宝玉嘴上调笑迎合,心中却不由苦笑。原来这小子考试后,却忘了查成绩呢。这种糗事就不便透露了,宝玉突然也很好奇,自己到底考了多少分,值得总部在全公司层面内通报奖励。
“基础考满分,这简直是太霸道了!法规你也考95分,天了,你的智商是不是赶上爱因斯坦啦!”感谢心直口快的翠花,原谅她现在是那么兴奋,那么单纯地为宝玉高兴。
“一般而已,不足挂齿。这还得感谢花姐平时谆谆之意。”宝玉也是暗喜,不过面上仅是含笑回答,温文尔雅。
翠花真是服了这个小帅哥,瞧人家这“宠辱不惊”的气派……“哼!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鉴于这个在期货业前无古人难有后者的成绩,已经惊动了公司总经理师总,总部决定奖励你两千大洋。花姐平时这么照顾你,请花姐吃俏江南外加金钱豹,你没问题吧?嘻嘻,不许拒绝哦。”纵然是姐,也不禁露出了小女儿态。
“理所当然。”宝玉正色,即刻答应了。
“你…真没成就感…好吧,我挑个时间再通知你。对了,水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翠花嘀咕道。原本想漫天叫价就地还钱,谁料贵公子根本不在乎这几顿饭,完全没听出翠花的“敲诈”之意,更有一些别的东西。对于普通白领而言,这两家饭店算是比较高档的了。
营业部总经理水膺,正是当初招聘宝玉的人,也可以算得上他在期货业的引路人了。宝玉平时接触水膺并不多,管中窥豹,感觉其人随和可亲,其作风果断干练。
“水总,您找我?”宝玉敲门而入。
“坐沙发,近点儿。”水膺仔细打量了宝玉一番,开口道:“王玉,考得不错。很高兴你的努力为我们营业部夺得荣誉,成为全公司上下的新人榜样。”看见宝玉面色从容,静静聆听。水膺暗赞,却又有一股“果然”的神色:“我看这次最佳新人奖是非你莫属了,你准备准备,元旦的时候随我去总部参加年会领奖。”
“谢谢水总!小小成绩,与营业部同事们的帮助分不开。以后会继续努力,做一个优秀的期货人。”宝玉微笑道。
“好。不骄不躁。年轻人不要满足于眼前的成就。考虑你进营业部以来的表现,我决定把你调到事业部做研究员,先学习金属研究吧,你意下如何?”水膺赞赏道。须知一个营业部内,研究员的工作性质跟下单员差别可不小,前者是中台,后者却属于后台;而研究员的远景更不是下单员可比拟的。虽然说期货不讲究背景和资历,但对于无学历无经验还在实习期的宝玉而言,这还是算得上“破格提拔”了。
“非常愿意。”宝玉快速回答。
“研究员需要长期收集数据,时刻盯紧、归纳市场信息,并及时给予客户合理的投资建议。还有,会不定期跟市场部的去实地考察,了解一线情况。这个职位的工作很繁杂枯燥,干活不少,拿钱又没做市场的人多,还面临服务所有客户的压力。你可有信心做好?” 水膺点了一支烟,开门见山地说道。
“水总放心,我一定会干好研究员这个工作的。”宝玉肃容表态。
“研究员起点很高,但是要做精做强。以后期货推出CTA了,你就是第一批基金经理。将来期货市场就是你们的天下!去吧,好好干!”水膺随口鼓励道。
宝玉夺冠的消息迅速传遍了营业部,同事和交易室的客户们纷纷祝贺。“帅哥,你真行!”“我已经很高估这小子了,谁知道还是低估了他。”“年轻人,基础打得很好,不过以后还得注意跟实践结合。”“俊哥儿啊,考试我不如你,交易你还得跟哥多练练,嘿嘿……”话说回来,众人都佩服这家伙,表现太淡定了。期间,马文才专门找到宝玉这个“淡定哥”,真诚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和衷心的祝贺。宝玉早就不在乎这个了,他的心思已经放飞到更高更远的地方,也许,已经超过马文才这种人物的想象层次了。
上传:朱世伟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