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31
1
3
4
5
6
7
9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2012年10月29日 成都套期保值研讨会

2012-10-30 10:22:43 作者:猫总 来源:永安期货研究院 浏览次数:0

凌晨1点的时候,猫总终于由福州飞到了成都,和川大的老王通了一个电话,约好这两天见个面,然后猫总赶到成都盐市口附近的宾馆。这次猫总是来参加上海期货交易所组织的第三次套期保值研讨会。

成都的盐市口,猫总可以说再熟悉不过了。94年猫总曾在这里工作一年左右,那时四川省粮食厅在这里开了一个交易所,猫总还在这个交易所当过红马甲呢。猫总本来是准备住在会议安排的酒店,但是当猫总钻进房间,发现房里还睡着一个白胖子,猫总意识到组委会可能是安排了两个人住一间,显然由于猫总行李过多,无法在这里睡,于是猫总赶紧退出来到对面的新华国际找了一个房间赶紧睡觉。

周末在福州实在是太累了,周五夜里几乎是周六的凌晨猫总才从长春抵达福州,到了房间已经是凌晨1点了,但是猫总还要改一下演讲的PPT, 搞到凌晨4点,然后早晨8点爬起来,赶到客户那里,随后是连续9个小时的培训和交流,然后是吃饭喝酒。

在福州时,朱和猫总住在一个房间,看到猫总太累,朱佩服猫总的体力,猫总告诉朱,演讲要精彩,同时喝酒也要喝得高,还要临醉不乱,这才是最高境界。朱在福州这两天,有新的想法,和猫总交流了一下。朱认为,猫总平时总是说,大家这三年进步很快,但是朱认为进步最大的是猫总,现在猫总几乎是各个品种的专家,还懂宏观,这简直是突飞猛进的进步嘛?

猫总反复和朱说,我们是一个团队,猫总本人只是一个领头羊,目前形势下,只能猫总带队行动,但是成果显然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虽然辛苦一些,但是只要继续向前,整个团队会始终继续发展壮大的。周六喝完酒,猫总就睡了,12个小时以后,猫总醒来,中午还要和福州营业部的人一起吃饭,猫总四个人退了房间,但是到了大街上,始终无法打到车,于是猫总一行决定坐公共汽车前往吃饭地点。吃完饭后,其他三个研究员去厦门开会,猫总傍晚赶到福州机场,但是飞机晚点,于是显然抵达成都时肯定是半夜了。

今天的会议有点沉闷,猫总参过前两次上期所组织的套期保值研讨会,而这次与前两次有点不同,除了套期保值,大会的话题很快转向其他方面。而在套期保值方面,甚至连嘉宾的发言依然有很多单腿套期保值。而就在我们对于套期保值实质和技巧仍不过关时,大家已经开始转向资管业务和外盘交易。

市场很浮躁,没有人愿意深究,现在期货业流行的是“转型、创新”,而猫总这两年与实体产业大量接触,发现产业客户对于期货有很大的需求,但是苦于没有正确的办法,需要更多的解决方案,这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去踏踏实实地做,但是显然我们的从业人员还都浮在表面。

下午会议还没有结束,猫总就出来去找在川大工作的西师同学老王吃火锅了。老王声称最近眼睛不好,似乎有些白内障。老王吃火锅的时候,举起刚买的三星手机,给猫总照了个照片,猫总仔细一看,猫总的头发呀,似乎只有上面和后面有头发了,而两边的头发正在消失中。回想和老王在西南师大读研究生的日子,那竟然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老王目前在川大一个学院当副院长,一切都好,猫总和老王道别时说,似乎社会还是需要我们的,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至于被淘汰,只是现在身体是关键,未来也没有什么了,现在能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就应该很满足了。

\

回到宾馆,猫总注意到今天的期货行情,几乎都是大跌,但是猫总更倾向于10月底和11月初行情还将多有反复。

本来猫总下一步要去浙江,然后是南昌营业部周末有两天的论坛,需要猫总去演讲,但是晚上公司领导要求猫总马上赶回北京,猫总于是马上订了第二天中午的飞机,本来以为还要再四处飘泊多日,没想到这次出差一周就得以回家了。

今年猫总可以说是运动量最大的一年,这两天猫总准备上网去查查,到底“过劳死”是怎么死的,同时有机会去医院查查身体,看看是否具有“过劳死”的资格。

上传:赵晶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