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1
4
6
7
8
9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反洗钱案例三

2017-06-02 08:53:39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反洗钱案例三

 “黑钱”理财

    20083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犯罪所得收益罪,依法判处重庆市原侨联主席罗某虹有期徒刑3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罗某虹: 中共党员、满族、博士研究生,这些作为女性从政的有利条件,使罗某虹年近41岁便担任了重庆市委统战部副部长,43岁时又兼任重庆市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党组书记(正厅级)。而且,其丈夫也身居重庆市渝中区政府要职,女儿在美国留学。可谓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按理说,罗某虹应该珍惜眼前有的一切,然而这时的她贪欲膨胀,走上犯罪的道路。

    她的丈夫曾先后任重庆市规划局沙坪坝区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重庆市规划局沙坪坝区分局局长、渝中区副区长。身居要职,本应履行好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但是其丈夫却工作便利之余,收受巨额贿赂966万元。罗某虹明知丈夫这些钱受贿赂犯罪所得,不但不劝阻,反而 将这些不义之财打理的井井有条,用于投资理财、炒股,买基金。

 

案例分析

    重庆市原侨联主席罗某虹受贿洗钱案,是腐败分子通过申购基金清洗受贿所得的情节。事实上近几年的腐败案件中比较普遍,即腐败分子或亲属往往倾向于将受贿所得投资于基金产品和类似理财产品,以期望获得稳定收益,同时掩盖非法所得。由此可见控制基金洗钱,关键也是控制好“进口儿”“出口儿”,即申请和赎回两个环节。那么基金业务在申请和赎回两个环节重点关注什么呢?

1.关注客户身份与投资量是否相符。

    看客户是否具有特殊身份,是否来自高风险领域,申请基金的资金量(单笔或总计)是否过大,与客户职业、身份、年龄、收入情况是否相符。例如,某银行发现某客户一次性购买300万产品的基金产品(银行代销基金),而该客户是一名大学生,在该行同时持有一张信用卡副卡,主卡为其母亲持有,而其母亲是某地一名政府官员,这笔投资资金的来源就存在一定的疑点。

2.关注客户的投资习惯。

    根据客户以往申请基金的类型来判断客户的风险类型,我们知道,基金产品按投资对象可分为偏股型、偏债型、货币型和混合型,按主动性可分为主动基金和指数基金,此外还有保本基金等。客户偏重申购哪些基金,往往就能反映出客户投资习惯属于风险型还是稳健型。此外,还有申购方式,一般一次性申购的客户比定投客户的风险偏好要高。

3.关注客户异常行为。

     例如,在行情非常好的情况下,非理性“杀鸡”(赎回基金),不顾损失,不符合一般客户的投资行为;或者频繁转托管、不合理转托管等,这些分析与证券期货客户有相类似之处。

4.重点关注代销渠道。

     洗钱分子通过代销渠道购买基金产品较多。因为在基金业务发展时,较多金融机构有资格代销,其手续简单,资金划拨灵活,但是这些都属于金融机构的新业务,对客户尽调程度不一,缺乏经验,这些都给洗钱分子提供可乘之机。

上传:王晶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