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27
28
29
30
31
2
3
6
7
8
9
10
12
13
16
17
23
24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文章分享】把激励搞对:读《经济增长的迷雾》

2017-09-11 09:48:16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经济增长的迷雾》,姜世明译,中信出版集团,2016年。英文版出版于2005年。


[问题的提出]

    什么决定国家的中长期经济增长?一般认为,储蓄越高、投资越多、教育越好,则增长越快。作者发现,投资、教育是“量”的提高,它们不仅不能带来增长,有时甚至起到负面作用,只有“激励机制”才是经济增长的钥匙。当然,作者同时强调,“运气”也是至关重要的。

    这本书主要讨论的是政府政策,见解简单而深刻,曾有几位老师和同事推荐此书。


[Key takeaways]

  • 哪些政策无助于增长?投资、教育、人口控制、附带改革条件的贷款政策等。

  • 把激励搞对”(The right incentive structure)是最重要的原则。

  • 好的激励机制分为三个方面:1.保护正向激励(产权保护)。2.弥补激励不足补贴技术和创新,因为技术具有正外部性)。3.减弱负向激励(削弱旧技术的阻力,减少腐败和其他扭曲政策)。


[Main points]

1.“量”的政策都是无益,甚至是有害的。

    传统政策的思路是“投入越多,产出越多”,但效果欠佳。从公式出发,产出=人口×教育水平×资本。一般认为,提高投资水平、提高教育普及率的政策可以促进经济增长。这些政策的思路是从“量”的角度思考经济增长,只要把投入加大,产出自然提高。但是实践表明,这些政策都无益于中长期增长

    为穷国开出的追求经济增长的药方全部失灵。这是本书的前半部分的主要结论。下表简单总结。

\

2.如何搞对激励:保护正向激励、弥补激励不足、减弱负向激励

    前面提到的这些药方(投资、教育等)失效的原因是忽视了“人们对激励做出反应”这一真理。本书后半部分讨论了如何把激励搞对。创造良好的激励并不是给经济增长开出又一副药方,而是一个需要一步一步去实施的原则,逐渐消除那些不好的激励,创造适当的激励。

    保护正向激励。首先是对私有产权的保护,这一点无需多讲。更近一层,还要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否则就没人愿意投资研发新产品。

    弥补激励不足。技术进步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当一家工厂掌握了现代纺织技术,不用多久就会有成百上千家工厂模仿学习新的技术,这是技术的“外溢性”。人们愿意在城市聚集,因为不同人的技能可以有效互补,这是技术的“互补性”。新开发(或新学习)一项技术对整个社会增长的具有正面作用,因此政府应对这些正外部性的技术进行补贴,包括对进出口进行补贴,因为进出口贸易也是学习的过程。(写这段文字的时候耳机里正好放着TT的《市中心》,里面反复重复一段歌词“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说的就是技术的互补性啊)。

    减弱负向激励。负的激励有两类:1.新技术是“创造性破坏”,被破坏的旧技术就成为了进步的“负担”。苏联和东欧国家转轨失败的一个原因是人口老龄化严重,旧技术利益群里有很强势力,老的公司经理抵制新技术。而在经历重大战争或在其他社会革命以后,一个国家会有非常高的经济发展速度。2.无效政府也是一种负的激励。腐败会增加投资成本,赤字和通胀降低储蓄。减弱上述“负向激励”有利于经济增长。


3.思考中国

    “把激励搞对”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改革的关键逻辑农业领域,联产承包制激发农民生产热情。企业领域,国有企业产权改革从根本上激活市场经营单元。政府领域,地方政府官员竞争机制让各级政府不遗余力促进经济增长。

    强烈推荐周黎安老师的《中国地方官员的晋升锦标赛模式研究》,2007年发表在《经济研究》上面。

    盈利不是国企的重要目标。读完此书,我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既然可以让各级政府官员为GDP而努力,为何不能实现国有企业以盈利为目标呢?毕竟调整企业的激励机制比调整官员的激励机制似乎要容易。答案只有一个:国家从来没有把“盈利”作为国企的首要目标。国企的目标可能有总资产规模、就业稳定等,国企确实要实现“不亏损”,但不一定要盈利最大化。利润不是国企目标,过去不是,将来也自然不会是。如果没有想到这一层,就很难理解国企改革的逻辑。

上传:常皖君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